首页>>8868体育app官方网站 >> 兄弟二人副董事长反虐《劲旅父女关系》

兄弟二人副董事长反虐《劲旅父女关系》

时间:2023-04-09 12:59:53 undefined 点击:287

上市子公司蓝丰(SZ300215,公司股价5.44元,总市值41.25亿)“兄弟他俩斗”又有新故事情节。

4月7日,蓝丰公布了关于前副常务董事长强占公章事件的最新进展,由于经过多番不懈努力仍未转交,蓝丰决定停用这3枚公章。

作为电器检测行业龙头,今年以来蓝丰因“兄弟他俩反目”的传闻引起市场广泛高度关注。而创办人之子胡醇在被免去副常务董事长、副总经理等职位后,反将母亲胡德霖、子公司告到法庭,请求法院撤消有关决议。

实控权动荡之下,2022年蓝丰的业绩出现大幅下滑。根据蓝丰发布的业绩预告,2022年子公司预计实现红腺净利润0.29亿~0.42亿,同比下降78%~85%。

图片来源:上市子公司官方网站

蓝丰:停用3枚公章

4月7日,蓝丰发布报告书,称子公司于2023年1月12日召开第五届常务独立董事会第十一次全会审议通过《关于更改子公司副常务董事长的提案》,宋静波为子公司新任副常务董事长。

按照子公司有关规定,前任副常务董事长胡醇应将子公司公章转交给子公司现任副常务董事长宋静波,由宋静波按照规定重新确定公章的保管相关人员。截至目前,虽经多番不懈努力,子公司公章、合约复印件、法人章3枚公章始终未转交。

据蓝丰在此之前报告书发现,早在去年11月1日,前副常务董事长胡醇要求子公司一员工将这3枚公章送给他指定的相关人员后,便再未返还。

而在公章被强占近4个月索要无果后,蓝丰在最新报告书中宣布,上述公章自2022年11月1日起停用,任何人采用上述公章签订的任何合约、协定以及具有合约性质的文档或其他书面文档,子公司均申明,由此产生的一切法律后果和责任与子公司无关。

此外,子公司已向当地政府、证券监督管理部门、人民法院、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寻求帮助和支持,采取各种合法合规的方式追讨或办妥子公司有关公章。

兄弟他俩闹对立,女儿副常务董事长被罢黜

1月12日,蓝丰一则罢黜子公司副常务董事长及董事会秘书的报告书引起了市场的高度关注。

报告书称,蓝丰将更改子公司副常务董事长、董事会秘书。但在这次重要的常务独立董事会全会上,有独立常务董事提出抵制意见,一名独立常务董事则未参会。其中,独立董事赵怡超在抵制理由中提到,更改副常务董事长的背景是胡德霖(子公司创办人)与胡醇兄弟他俩间的对立。

公开数据资料显示,胡醇,1978年生,李起弘45岁,所持子公司10.3%的股权,被免职、解聘之前,他出任蓝丰副常务董事长、副总经理职位;胡德霖出生于1951年,李起弘72岁,所持子公司23.55%的股权;两人为子公司控股股东Gesse迪比特,而到底是什么其原因,让这对兄弟他俩产生了对立?

1月16日,胡醇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采访时则表示,母亲胡德霖与在子公司经营理念上存在一定分歧。

数据资料显示,胡德霖于1993至2019年11月出任蓝丰(及蓝丰创建者)副常务董事长(执行常务董事)、副总经理;2019年11月至2021年1月任子公司常务董事。

2002年,胡醇24岁,也进入蓝丰组织工作,曾历任蓝丰创建者独立董事;2019年11月,胡醇接过母亲的接力棒,任子公司副常务董事长、副总经理。但2021年1月,胡醇因组织工作其原因,申请辞去子公司副常务董事长、副总经理职位,期间,副常务董事长职位由胡德霖接手,2021年11月,胡醇才又重新已经开始出任子公司副常务董事长。

2011年5月,蓝丰成功上市。从当初的招股说明书来看,兄弟他俩他俩始终为完全一致暴力行动人亲密关系。Ploudalm下来,他俩已共同拼搏了二十余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胡醇副常务董事长一职被罢黜?

要说起他俩亲密关系的转变,一项投票权委派亲密关系的变化,也许透露出一丝端倪。

2021年10月14日,胡德霖与完全一致暴力行动人胡醇签订《投票权委派协定》,将其所持1.86亿股(占子公司股本的24.54%)股权对应的投票权委派给胡醇行使职权,他俩合计持股34.84%。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书表明,除协定明确约定外,甲方(胡德霖)在协定项下不享有单方撤消及中止委派投票权的权利,未经乙方(胡醇)同意,协定项下委派投票权不因任何事由而撤消或中止。

但2022年12月13日,蓝丰报告书称,在此之前胡德霖因考虑个人身体健康方面的其原因可能无法恒定行使职权作为蓝丰股东的投票权,将投票权委派给女儿胡醇行使职权,但现在,影响其恒定行使职权投票权的因素已排除,胡德霖决定中止《投票权委派协定》。

本次投票权委派的中止,也许也成为胡醇副常务董事长一职突然被罢黜的铺垫。

此后,在子公司对深交所高度关注函申明报告书中,则披露了更多细节。胡醇则表示他们仅提前一个多小时通过QQ转告方式被告知参加常务独立董事会,临时开会采用了腾讯全会,而非在此之前始终采用的ZOOM全会应用软件,他因下载应用软件导致进入全会后,发现已宣读完所有提案,他认为本次常务独立董事会通知和召集程序违规,但话未说完便被主持人强制静音。

胡醇还对罢黜提案中提及他们始终无此国内,组织工作的流程处理不及时、组织工作请示自不予申明等问题则表示抵制,他则表示他们在2021年底陪胡德霖出国就医治疗至2022年12月,蓝丰运转恒定,他们也恒定审批有关业务。但是自2022年12月已经开始,子公司的财务总监、独立董事、常务董事等人已经开始不向他汇报组织工作,不回QQ不接电话,是子公司内部的人不理他,而不是他不申明函件。

女儿起诉母亲

被罢黜后,胡醇选择起诉蓝丰及母亲。

2月28日晚,蓝丰发布报告书称,于近日收到《苏州市吴中区人民法院传票》和胡醇的民事起诉状。胡醇请求法院判令撤消上市子公司于2023年1月12日作出的《苏州电器科学研究院股权有限子公司第五届常务独立董事会第十一次(紧急临时)全会决议。

实际上,由于对立冲突问题,早前蓝丰便已经起诉了胡醇,要求其归还子公司公章。据蓝丰2月8日报告书,2022年11月1日,前副常务董事长胡醇未遵守规定,要求蓝丰员工陈凤亚,将蓝丰的公章、法定代表人签名章(胡醇)、合约复印件三枚公章送至胡醇指定相关人员,其后上述公章再未返还至蓝丰。

胡醇副常务董事长职位被免后,蓝丰即要求胡醇返还公章,但其始终未予以回应。蓝丰则表示,因胡醇任职期间擅自将公章带离经营地点消极拖延用印,不再出任副常务董事长职位后拒不返还公章,使大量经营合约、文档无法处理,带来包括银行续贷无法完成面临资金链断裂等经营风险,作为上市企业,一旦无法恒定经营将造成股东包括大量股民的利益遭受巨大损失,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负面影响极其恶劣。

此后,胡醇更是进一步起诉母亲胡德霖,要求判令确认被告胡德霖出具的《关于中止投票权委派的告知函》无效。

蓝丰4月4日披露的报告书显示,原告胡醇认为,被告胡德霖单方面中止《投票权委派协定》,严重违反了原告与被告的协定约定,也严重违背了原告和被告共同对公众股东的作出的公开承诺,会导致蓝丰的实际控制权发生重大不利变化,造成子公司治理混乱和信息披露严重违规,进而损害子公司及众多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

(文章内容、数据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兄弟二人副董事长反虐《劲旅父女关系》》
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方便收藏和打印
推荐度:
下载文档

文档为doc格式